菜单


联系作者

联系人:吴正杰
手 机:13937423078
    15637440870
Q Q:811407567

关于隶书的一些思考

关于隶书的一些思考


发布时间:2015-04-24 11:11:51 浏览量:9468


隶书是一种非常严肃的字体,通常运用于祭祀、碑铭等正式场合,书写作用稍微宽扁,横画长而直画短,讲究波磔之美,有“蚕头燕尾”“好事多磨”之说。隶书源 于秦朝,在东汉时期到达高峰,书法界有“汉隶唐楷”之称。隶书,为古代前期书法形式,把书法由象形变为笔画,派生出草书、楷书、行书各书体,变成有别于原 始书法的新书法,在形体上具有了笔画之美,为书法艺术奠定根底,变成与行草书齐头并进的书体,至今不衰。

隶书的最高成即是东汉碑铭,碑自身即是一件石刻艺术品,碑铭作为碑的主要组成部分,和碑构成了完美的艺术形式,是书法的二次创造和深加工,隶书碑铭即包括 了书法家的精深造就,又有碑铭家的美学感触,是书家和刻家的联合创造,或正经秀美,或古拙雄强,二者特性悬殊,而桂文却能够把笔毫作用和刀刻作用相联系, 笔画波磔与转折崭齐相杂糅,构成淳厚高雅、遒劲古拙的特性,言外之意折射出秀美、正经、雄健和淳厚的美学寻求。他的隶书每个字的字构成扁方型,坚持了汉隶 整齐、标准的气味,整篇著作凝重静穆,却不失秀美,一些横画尖锋入纸,由轻入重,一些收笔嘎但是止,一些收笔却以方折笔形体现古隶书的桀尾,如切金断玉, 质感坚固。

桂文习书,有两个特征,其一,即是大量运用了简书的笔法和线形的体现言语用之于结体,尤其在整幅字条中体现杰出,加之少数运用简书的放笔,使得整幅字宛转 中有粗豪,简略中见淳厚。其二即是斗胆运用象形遗意的小篆,乃至鼓文,变成象形的笔画字,且奇妙运用钟鼎文的一些技法入碑铭,将隶书立异为一种方正古拙, 又草率随意的娟秀书体,显得古意浓重,构造得法。他在隶书结体体现上运用了几种办法:一是将小篆入隶,使得隶书有了一种随意轻捷的洒脱,不至于过分古板, 加之桂文古文字功底非常深沉,使得这种以篆入隶的构字办法古意十足。二是将草书入隶,桂文隶书一改前人对隶字的认识,将草书、尤其是狂草之气加之隶书,在 结笔上斗胆立异,即保留了“燕尾”的简洁,又参加了草书的潇洒,单个结笔狂放自然,耐人寻味。三是以简入隶,简略运用简书长竖放笔的技法,调理整幅著作的 节奏,使其有了整饰性,愈加顺眼适意。四是离散构造,将单个偏旁部首作简略处理,使之左倒右倾,或上倾下倒,杰出偏旁的重量,更显得稚拙、衰老、古拙,显 示了桂文极强的造势才干。隶书的共同特性也符合桂文的特性质量。

书法作为一种直接抒情作者内心情感的艺术,故其所表达的恰是“心灵的情韵”、“书法的一画笔迹,流出万象之美”(宗白华语),书家恰是凭借这种汉字的笔画 和共同的特性,表达自个的人格魅力,使其到达“达其性格”的意图。桂文先生是一个淡定,悠然的人,在他内心深处,有一种灵秀之气,恰是这样的特性,造就了 他对隶书的情有独钟。隶书中的方正、古厚、真诚,乃至秀美,都是他情感的源泉,从隶书中能够找到他的力量之源、情感之根。而他把那种对人生的共同感悟和淡 定平缓加之于隶书创造,所以,他的隶书古意十足,遒劲自然,这种我中有物、物中有我的境界,成果了他的书法精力,观其书,知其人。项穆《书法雅言》中谈 到,“正书法,所以正人心也;正人心,所以闲圣道也”,所以,书家的书德、书风和人品情味直接影响着书法的创造,一个品德高上的人不只书法著作气候丰厚, 并且人品内在也臻于至善。书法,也是“明德、亲民、止于至善”的品德绳尺,大凡书家,必有一个憨厚之心,爱人之仁,这种精力情味在桂文先生身上有极好的体 现,在桂文先生的隶书上则体现的酣畅淋漓。

作为隶书,精力内在富于逼真,才是书法家的最高寻求,一幅著作要具有动听的风貌和韵度,才干算上乘之作,隶书亦然。观桂文先生运笔,徐疾有度,真假联系, 整篇布局参差错落,墨色浓淡改变,枯湿妥当,整幅著作气脉相通,生动活泼,精神焕发,并且蕴含着音乐的韵律,“蚕头”厚重,“燕尾”潇洒,显得天机流荡, 风貌飘然,气韵流通。宋人有“尚意”之说,欧阳修有:“学书为乐,作书自适”,黄庭坚发起“去俗气,要韵胜”,米芾建议作书“率意”,姜夔讲“风神”等 等,这些都是讲书法著作要有审美情味,要表情达意,要有“韵味”。我们能够看到“韵胜”的意义是“书家思维境界、生活履历、艺术修养及著作所到达的共同境 界等内外各方面功夫的总和,这即是说明晰书法艺术不只是一个用笔窍门、娴熟及功力深沉的问题,同时它还能反映了作者的审美观。从桂文先生的书法著作中体现 出的神采和韵胜以及桂文自身流露出的艺术特性、艺术情味及审美思维等等,构成了美学的双向目标化与双向审美效应。

跟着碑学的升温,隶书在清代开端复苏,且更具金石之气,跟着书法艺术的不断提高,宋桂文先生用自个的执着将隶书锻炼的更具金石之声、碑简之趣。